voe25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這是我的星球 txt-第一百六十六章 原來是這個海盜團推薦-gqx6j


這是我的星球
小說推薦這是我的星球这是我的星球
这格局怎么和想象中的不一样呀?
看夏归玄吃了翔一样的脸色,凌墨雪脑子里转了好几圈都没想到始终一副云淡风轻模样的主人,脸色什么时候这么难看过。莫名感觉自己暗中出了口恶气的样子,忽然有点想笑,连带着对这帮海盗居然都讨厌不起来了。
这可真是悲剧。
下一刻上方的幽灵战机忽然降下了光网,试图将两人一举成擒。
凌墨雪憋着笑意,祭出了飞剑。
腹黑王爷滚远点 澜清文君
她看得出这光网的意义,一旦被罩住的话就会封锁浑身能量,再也无法挣脱,任由对方处置了。
结果剑刚出鞘,就收到夏归玄板着脸的传念:“让他们抓,我倒要看看谁这么有品位。”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凌墨雪“噗”地一笑,这回也别说打不打了,光是这么一个停顿就已经来不及出手,两人一起被光网罩个严严实实。
光网一经接触两人的躯体,就立刻紧缩,把两人紧紧绑在了一起,面对面地贴着。
夏归玄眨巴眨巴眼睛,悄悄把刚刚变的金属战衣前面部分变得软了点。
凌墨雪:“……”
主人还有这游戏心思,那没事了。
她自己是完全浑身无力,别说施法了,手指头怕是都动不了。
看来这对主人来说,只是玩具。
心神一松,立刻感觉到身前挤压的旖旎,这种紧贴的摩擦,连当初拍戏时被他压在树上都没这么严重,随着光网上升的晃动,随便一晃就是……无法形容。
尤其在这被敌人包围的场景下,更是刺激。
真是坏掉了,咳。说了来练剑的,怎么练成这样了……
正胡思乱想,上方舱底洞开,两人已经被抓进了舱内。
一群奇形怪状的人围了上来,看着两人啧啧有声:“这么不经事,我们还以为敢拿宇宙当花园散步的男女多有门道呢,结果一抓就上……”
凌墨雪勉强看了一眼,却是一群大头人,脑袋扁圆,身子如竿,一眼看去简直是个蘑菇。
夏归玄心中也很是无语,这海盗团可能听过。
向雨荨说的“大头海盗团”,莫非就是他们?还挺巧。这大头不萌,看去是能吓到普通人的……
“欢迎光临毒菌海盗团。”
敢情你们还有正式称呼,毒菌……这才稍微像个正式海盗团的样子。
一个为首的蘑菇人笑嘻嘻地取了个针管,冲着夏归玄笑咪咪地靠近:“别怕,不痛的,只是让你们失去力气,那就可以不要用网兜着啦……其实和女人抱在一起有什么好的,很快你就会知道男……咦?”
我的冥妻
光网星星点点消失不见。
连伟大的劫掠之神都说很难轻易挣脱的“捆仙绳”,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了。
一只大手从星芒闪烁之中伸了出来,恶狠狠地揪住拿针筒的手,“砰”地一声,根本无力抵抗的巨力用来,为首的蘑菇人被掼在地上,夏归玄一把骑了上去,就是一顿暴揍:“是不是觉得男的更有滋味?那就成全你。”
团长惨叫:“救、救命……”
幻魔幻界 凌晨z
“团、团长!”一群蘑菇人如梦初醒地涌了过来,试图解救团长。
面前剑光璀璨,亮遍了船舱。
凌墨雪冷冷护在夏归玄身边,剑光绕周围一丈画了个圈:“擅入者死!”
其实她很想笑。
一群海盗摸着武器不知所措。
要说舱内战斗吧,他们虽然个体都不一定多强,可仗着武器犀利一起开火也未必打不过这个女人,可团长被人揪着摁在下面揍得毫无还手之力,这投鼠忌器怎么打啊……
舱内一片安静,只有团长挨揍的惨叫声可怜巴巴地在回荡。
顿了一秒,忽然有个尖锐的声音厉声喊:“杀了她!”
丑女殇
“砰!”右边有枪口闪过火光。
有人急了:“大副不要!你这是要害死团长吗!”
海盗分裂!
凌墨雪长剑向右轻指。
剑尖正中弹头,画面仿佛凝固。
一群海盗目瞪口呆。
只是仿佛凝固可不是真凝固,子弹后面带着的火光轨迹都还没消散呢,一缕剑芒透过细小的子弹贯穿而出,和那轨迹交叠在一起,仿佛子弹调了个头。
随着一声惨叫,一个蘑菇人脑袋绽出绿色的鲜血,砰然倒地。
蘑菇人呆呆地看着尸体,喃喃道:“大、大副……”
凌墨雪淡淡道:“又是一个试图趁机取团长而代之的野心家,脑子还不太好使。为什么无论走到哪里,这种事总是少不了。”
那边夏归玄停止了揍人。
白莲攻略
团长侧头看着不远处大副的尸体,被打得茫然的眼里转为狠厉,歇斯底里地喊:“把他的人给我砍了!砍了!!”
舱中很快爆发内战,蘑菇人自己打了起来。
连这旗舰之外的其他战机都开始互打,一团混乱。
夏归玄似笑非笑地随手抓了把椅子,抱臂坐着看戏,凌墨雪便安静地按剑立于他身畔。
蘑菇人团长战战兢兢地在身前鞠躬行礼:“这位尊贵的客人,是我们有眼无珠不小心冒犯,还望大人不记小人过……”
夏归玄笑笑:“就这一句话揭过去了?”
团长暗道你快把我打死了,还要怎样啊……口中当然不敢这么说,赔笑道:“我们愿意支付一笔丰厚的赔偿……”
“我要你的赔偿干什么?”夏归玄似笑非笑道:“我要的是你。”
团长大喜:“愿意,愿意!”
夏归玄:“?”
重生之我意人生 梦回童年1
凌墨雪噗嗤一声笑喷了。
夏归玄切齿道:“我说的是,做我的……仆从。”
凌墨雪看了他一眼,看得出本想说奴隶,话到嘴边改了,感觉有些像是不愿意让她凌墨雪感觉和这些人一样似的,刻意做了区分。
神通武道 养吾剑
听起来好像仆从比奴隶可好听万倍,可凌墨雪嘴角还是微微勾起了笑意。
总觉得这个词慢慢的不是屈辱,快要成为专属绰号和情趣了……
一片纷杂中,海盗内乱尘埃落定,海盗团舰队找了个天体暂时停驻整顿,主舰之中黑压压跪倒了一群蘑菇,都大汗淋漓地不敢喘气。
谁知道随便抢两个路人,居然撞上了神灵。
也怪自己蠢,一般人敢这样一男一女漫步星空吗?没两把刷子敢吗?
如今后悔也来不及了,团长甚至不知道该后悔呢,还是该感谢这位神灵的插足使得叛徒暴露野心。
按理说这种神灵也不会吃饱了撑的非要这群仆从侍奉多久,多半是临时有什么使唤,完成就自由了。
818辣个老是想要收下我膝盖的师妹
我的丹田有龙珠
它很是机灵地俯首说着:“毒菌海盗团敬拜神灵……我是团长摩耶,不知主人可否喻示神名?”
夏归玄笑笑:“我没有神职,更无自封,主人也不是你喊的,随意喊声先生即可。”
主人也不是你喊的……凌墨雪的笑意越发扩散。
“是是是……”摩耶小心地抬头看了一眼:“不知先生要我们做什么事?”
夏归玄道:“我感觉你们大头……毒菌海盗团应该是个比较强的势力,为什么此番见了却感觉像个草台班子?人的修行另说,看着舰船没几艘,该不会是分队?可你又是团长。”
摩耶无奈道:“七天前,不知道什么人冒充我们海盗团,参与泽尔特与苍龙星的战争,事后泽尔特人疯狂报复,我一百多条战舰的舰队被打得就剩十几艘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