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xea0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討論-第158章 送人綠花,你搞我?推薦-yrhup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
苏青之与李豆豆两人火急火燎地赶回呈阅客栈,就见陈舟被五花大绑吊在仙君厢房里。
“陈舟,灵虚弟子门规第三十五条是什么,背!”
主位上的冷千杨一脸怒气,旁边还坐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头。
“咚咚。”
苏青之敲了几下门,见这狗仙君对自己视而不见?
自己是进还是不进?
“我没杀人!”
陈舟斩钉截铁地说。
“仙君,这位弟子扮成黑山大人闯进来可是众目睽睽,王小鹅是我们陶家的得力掌柜,如此惨死实在令人心惊。”
“您德高望重,公正仁义,这件事还请彻查。”
灰衫老头振振有词,语调恭敬却带了几分问责的意思。
这件事一个处理不好,就是给灵虚派抹黑。
“我相信陈师兄是被人诬陷,请仙君增派人员襄助弟子彻查。”
苏青之大步走进屋子,俯首跪地正色说。
她侧身看向吊起来的人,见陈舟的眸子望着自己闪过几丝惊讶。
“三日,灵虚派会给你一个交代。”
靈 劍 尊 小說 線上 看
上校的小 夏沫微
冷千杨冷眼看着堂下跪着的弟子,对陶管家缓缓开了口。
“多谢仙君,那您忙。”
行走天下
陶管家恭敬地退了出去,拉起了房门。
外人一走,狮子仙君就爆发了,厉声喝道:“陈舟,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是不是你?”
三国之天下无双
“要是叫我最后查出来,你就逐出师门,广发三界。”
陈舟吊儿郎当的扯了扯脖子怒声说:“不是我杀的。”
“好,你们几个去查,三日后给我结果。”
苏青之和李豆豆正要领命退下就听身后的陈舟说:“这么信我?”
“咦,今日怎么不毒舌了?”
苏青之看着这朵有毒的白玫瑰一本正经地说:“李云山诬陷我那次,你为我挺身而出,今日还你的情,很感动吧?来,掉两颗金豆豆先!”
“找打,我流血流汗,死都不会掉泪的!”
陈舟的怒气维持几秒后破了功,小虎牙一闪一闪的。
“哇塞,陈师兄,你的虎牙好可爱!”
苏青之秒变星星眼,嘴角流出了口水。
“嗤!”
迎空飞来的书卷打在陈舟的额头,带了几分火星子。
“三日后没有结果,我拔了你的虎牙!”主位上的仙君沉声说。
陈舟有萌萌的小虎牙,他没有。
这狗仙君,定是嫉妒了!
他心里太阴暗了,竟然见不得人家比自己好,啧啧。
苏青之轻咳一声,陈舟将昨夜的事情娓娓道来。
“昨夜我追过去的时候,看到三辆马车进了盐水巷,车轱辘压在地面的纹路很深,车上拉的定是重物,可跟到一半就..”
陈舟沉思了几秒,难以置信地说:“我眼睁睁看着马车穿墙而过,不见了。”
穿墙而过?
这又是什么法术?
李豆豆眉头一皱,皱眉思索着:“会不会是妖界的人?”
“折空境!”
苏青之惊叫着说:“会不会是折空境?当时在沧月的时候,花婆婆可以将灵气瞬间移走,说不准也能将银子瞬间移走。”
“看着不像。”
爱,就可以了吧
陈舟带起斗笠说:“我们还是去现场看看再説。”
万花/楼前一片繁忙景象,李野指挥弟子们圈起了一道金色的锦带。
“秋白兄?”
苏青之看着李野身旁的人,激动的语调都在颤抖,他来了!
“上次你重伤休养,我这来回奔波都没回去探望你,怎么样,都恢复了吧!”
哼,知恩图报的准则记挺牢。
本君数次救你,也得讨点什么回来才行。
李秋白面目表情的脸裂开一条缝隙说:“仙君命我前来助你,走。”
查案四人组缓步围着王妈妈的尸体转了转。
整个尸体看起来像胀大的长气球,血肉模糊,看的人实在反胃。
“秋白兄,你都看出什么了?”
苏青之缩在李秋白的身后探出脑袋粗略地瞟了两眼。
陈舟眯着眼,忽然用剑柄对着尸体的嘴巴一阵掏说:“看,有长针!”
额..这简单粗暴的打开方式,不愧是你陈破舟。
冲天香阵透长安 艾木杉
苏青之蹲在墙角将早膳吐了个干净。
“是银尾针,这种暗器是魔界之人擅用的武器,李野,去查万花/楼与魔界的资料!”
李秋白用破布包着暗器仔细观察,皱眉说道。
蹲在一旁的苏青之听得胆战心惊,莫非是丹七的手笔?
风波城地处仙魔交接处,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如果真是魔界干的,自己又该如何?还是设法联系丹七,问问情况。
苏青之压着心里的疑惑仔细搜查,发现了一个问题。
这一排的树苗为何最边上那颗反而最粗壮?
“这种树叫云海棠,有花不见叶,花叶永不相见,花瓣呈绿色,层数繁多,一颗值千金。”
李秋白跟在她身后缓缓开了口。
苏青之关注的重点落在了“绿花”二字,如果把它送给人?
“是送礼佳品。”
李秋白心有灵犀地补了一句。
我的天,这修仙界果然玩的开。
本姑娘听过绿帽子,第一次听送人绿花的!
苏青之惊讶地合不上嘴,好几秒才回过神说:“有意思。”
他被本君瀚如烟海的内心,给震惊了?
自信一笑的李秋白,足尖轻点,挽了个剑花摘下枝头最好看的一朵。
“送你。”
“谢谢。”
抢先一步接过花的人是陈舟?
什么鬼?
他二人目光交汇间,突然有了点诡异的气氛。
“这棵树有问题!”
苏青之蹲在最粗壮的那颗云海棠树下,拨弄着焦土说。
“依照秋白兄所说,此树最喜阳光,这颗明明位置最差,偏偏长的最好!”
“还有,这些白蚂蚁为何独独不敢啃咬此树?”
陈舟心念一转,立刻懂了,手中的剑气刷刷,将树削成了秃子。
“啊!救命啊!”
这棵树突然摇晃着身子开始逃跑?
这白嫩嫩的小短腿上各绑了两根红丝带?
“喔!”
现场的吃瓜群众吓得四下逃窜,紧闭房门,瑟瑟发抖。
陈舟恶作剧地倒提着小短腿,咬着牙森森地说:“是不是你干的?冤枉老子,嗯?”
一阵阴风吹来,小短腿缩成一条小木棍被陈舟甩来捏去,压在地上摩擦着。
“我说,我全说!”
树妖口吐白沫,忽然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下一秒它的身体剧烈扭动着,“砰”地一声爆炸了。
死了?
查案四人组面面相觑,陷入了迷茫。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