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h7a精华都市言情 《我在東京教劍道》-012 是不是每一個神主都姓太田-v8lea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
和马倒是不惊讶自己被认出来——是个报纸都登过和马的大头照,是个新闻节目都放过和马的照片,在这个以传统媒体的为主要信息传播手段的时代,理论上每个人都应该认得出和马。
这个温泉街能认出和马的人少,说明它很闭塞,看新闻和报纸的人少。
和马对来着露出笑容:“您好,我就是桐生和马。”
他本来想秀一下自己的头衔的,但现在他有更感兴趣的问题要问这位。
“您是神主?你这个登山装的打扮,还有背后那个装满草的箩筐,你是去山上采草药了?”
“哦,不愧是桐生老师,立刻就推理出来了!”
推理你妹啊,这还用推理吗?
“我以为神主亲自采摘草药制作的膏药只是宣传噱头……”和马咋舌,他刚刚真的那么想。
就好像上辈子见过的那什么小罐茶,摆明了胡说八道噶韭菜。
神主摆了摆手:“我主要是没什么事情做,这个温泉街常驻人口很少,旅游淡季经常连续几周没有人上门。
“刚好年轻的时候跟着父亲学过辨识草药,就干起来了。”
说道这神主露出谦卑的笑容:“没想到一来二去,居然成了名产。这个膏药其实根本没有那么有效,只是草药里混着薄荷,贴上去凉凉的很舒服,大家就以为它有效。”
和马看了眼已经被博子打包好的膏药,心想所以这个也只是起到安慰剂效应么……
不等和马开口,神主就继续说道:“桐生老师,来都来了,喝口茶再走吧,看您这汗流浃背的,让您就这样下山去,可是我的失职。”
神主话音刚落,和马发现自己确实有些口渴了,应该及时补水全力输出——不对,是谨防中暑。
他便点头道:“休息下也好。我徒弟玉藻刚刚才爬上门口的石阶,这就让她跟我下去,简直就像在欺负她。”
玉藻:“我还好吧,适当的运动有助于保持身材。”
和马瞥了眼她那细腰,啥也没说,
神主:“那么,这边请。博子你收拾一下可以走了。”
说罢神主自己先往和社办连通的建筑走去,那应该就是他的家了。
和马跟玉藻跟了上去。
他们身后,博子正在进行结束营业前的收拾工作,关闭社办的售卖窗口,拉上防盗铁栏。
**
神主的家是个非常典型的日式建筑,大部分内部墙壁都是可以拉开的拉门。
不过比起和马之前见过的那些弄得富丽堂皇的日式建筑,这个房子里四处充满了生活气息。
而且看得出来神主是个不喜欢收拾屋子的主儿,研磨草药的体子、写了一半的签和还没制作完的药膏包装盒散乱的堆放在房间里。
随处可见的还有各种书籍。
和马注意到一件事:散落各处的书,大部分是侦探小说。
尤其是厕所门口的架子上,塞了很多本侦探小说。
看来神主是个喜欢在蹲坑的时候看书丰富自己的人。
而且按照和马上辈子的经验,这种人一般都需要马应龙的拯救。
红瓦黑瓦
神主拉开客厅的拉门,对和马说:“里面请,我去给您拿冰镇麦茶。”
和马点头,随口问道:“这山上居然有电吗?”
“当然有电了,不然祭典的时候哪儿来的照明,用火把吗?有引发山林大火的隐患哟。”。
和马调侃了一句:“放火烧山牢底坐穿。”
神主哈哈大笑,打开通往厨房的门钻了进去。
玉藻已经进了客厅,但和马没急着进去,他翻看厕所门口的书,然后意外的在一堆侦探小说里翻出一本《现代刑侦学》。
这本书里还夹着书签,和马翻开书签那一页,发现这书内页里像学生记课堂笔记一样写满了东西。
他不由得蹙眉,把书小心的放回原位。
接着他再次扫视架子上的书,又找了一本涂尔干的《自杀论》。
咋一看这本书和一堆侦探小说以及《现代刑侦学》摆在一起很不搭,但是和马上辈子在选修课里系统的学习了现代心理学,他知道这个《自杀论》并不单纯的研究自杀,它提出的“失范”概念,后来也广泛的运用于犯罪心理学领域。
这事儿仔细想想还有点黑色幽默的成分。
涂尔干在这本书里把自杀分为几大类,最后一类就是“失范自杀”,而一个人社会失范之后,除了自杀还有一个结局,就是成为犯罪者。
和马回忆了一遍上辈子在心理学的选修课上学过的内容,然后把书放回架子上。
这神主在如厕的时候看这么硬核的书,活该他得痔疮。
和马这样想的当儿,神主拿着麦茶从餐厅出来了。
“桐生老师不进去坐吗?”
“这就去。”
说着和马进了客厅,接着他发现客厅那是相当的凉爽。
有自然风不断的从敞开的拉门灌入。
挂在缘侧廊下的风铃叮铃铃的响着。
玉藻坐在开向外面的门旁边,灌入的凉风撩动她额前被汗湿了的发丝。
和马果断选了个欣赏玉藻比较方便的位置坐下。
神主在他面前摆了个大玻璃杯:“抱歉,我这边好久没来客人了,待客用的陶瓷茶杯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洗了,用玻璃杯将就一下吧。”
“没问题,玻璃杯代表现代工业文化,我还挺喜欢的。”和马笑道,然后出其不意的提问,“神主大人这么喜欢在厕所里看书,不会得痔疮吗?”
神主斟茶的手有个明显的停顿,茶水也溅了一些出来,落在和马手臂上,冰凉冰凉的。
看来这位已经在受痔疮困扰了。
不知道这个年代的日本买不买得到马应龙。
玉藻则看着和马,微微皱着眉头。
果然就算是玉藻,也无法接受向今天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问这种问题。
和马装没看见玉藻的表情,淡定的换了个问题,仿佛刚刚那一句话就不存在:“神主大人是侦探小说迷?”
神主这时候恢复了正常,他给两名客人倒满麦茶,把茶壶放在桌上,自己和客人相对而坐。
“我姓太田,叫我太田好了。”
“那么,太田桑,你这里侦探小说的数量好多啊。”
“啊,是的,我闲暇的时候喜欢看侦探小说打发时间。”太田笑道。
和马:“那《自杀论》呢?那个也是消磨时间?”
因为侦探小说迷家里有本《现代刑侦学》很正常,所以和马直接跳过了这本书,问另一本书的事情。
太田却神色如常:“一般人可能觉得一堆侦探小说里有本《自杀论》很格格不入,但是桐生老师肯定不这么想,对吧?”
和马:“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您是破案达人啊,您肯定精通刑侦学,知道这本《自杀论》和现代犯罪心理学有莫大的关联。”
和马心想我什么时候又成了破案达人了?
之前新闻发布会什么的,都着重突出我的英勇,刻意回避了破案,保全了警方的面子。
太甜看和马的表情,便转身从一堆杂物里抽出了一本周刊方春。
和马咋舌。
他隐约猜到发生了什么。
太田轻车熟路的翻开其中一页,把杂志竖起来展示给和马看:“这篇文章,详细的讲述了您是怎么侦破冰箱连环自杀案的。”
和马没看文章,直接看写这篇的是谁,结果赫然看见了花房隆志的名字。
看起来花房隆志在讲和马烧一亿日元的那篇之后,隔了两周又写了一篇具体介绍他怎么破案的。
而且花房隆志并没有告诉和马这件事。
所以和马现在只想冲回东京,打爆这个新闻记者的狗头。
“那个,太田桑,”和马摸了摸鼻子,“周刊方春的内容,大部分都是捕风捉影没有的事情。”
“可是这篇写得像侦探小说一样严谨啊。”太田又说道,潜台词是“这还能假”。
和马:“这一定是花房隆志那货故意写成这样的。听好,破案的是警视厅搜查一课和搜查四课的刑警们。”
“可是,桐生老师也是立志成为刑警吧?难道唉这些案件中您没有小试牛刀吗?”
没有,我大试牛刀了。
但和马微笑着回答:“没有哦。警视厅的刑警们很专业,完全没有我这外行插手的余地呢。”
“这样啊。”太田神主露出了明显失望的表情。
总裁我要蛇宝宝 含泪小妖
“太田桑,您这么失望,莫不是有事件需要一个擅长刑侦的人来解决?”玉藻出其不意的发问。
“没有啊!”太田下意识的就否认了,但马上他就犹豫了,在短暂的纠结之后,他长出一口气,“其实是有的。”
和马:“你家里的这些侦探小说,看起来都很新,而且有一些明显是邮寄购物,书上盖着卖出时的时间戳。恐怕你最近才爱上看侦探小说吧?”
近身全职高手 封家小少
太田瞪圆了双眼盯着和马。
虽然他没有开口,但和马仿佛听到他质问:“常威你还说你不会武功?”
和马也不管,继续提问:“我刚刚翻看的那本《自杀论》,还盖着镇公所图书室的印章,应该是那边的藏书吧。难道是从图书室顺回来的?”
太田点头,但马上反应过来连续摇头:“不对不对!我是借来的,只是想着下次去镇上再还,结果几个月都没去过镇上。”
靈異心理診所 枕書再睡
“可以让博子替你还不是吗,她在镇上读高中吧?”玉藻说。
“让女孩子拿着这种书去图书室还,马上就会有奇怪的传言流传开。这种山里连八卦都少,他们不会放过这个绝佳题材的。”太田说这话的时候情绪很低落,和马猜测他以前可能被留言伤害过。
“这些细节先不去管他,”和马大手一挥,“我们来说重要的事情,你是因为去年明治大学幻想生物研究会一行遭遇的事故,才开始看侦探小说和学习现代刑侦学、犯罪心理学的对吗?”
太田深呼吸,然后对和马点了点头:“是的。我怀疑那并非事故。”
“理由呢?”
“他们上山的时候,是白天,而且没有云,日光很猛,这种日子在山林里只要不撒丫子奔跑,很难出事的。”
和马立刻反驳:“或者他们只是在山里迷路了,入夜还在找路,然后脚下一滑悲剧就发生了。”
“死亡时间对不上。”太田回答,“因为我是神主,在辖区警察那里还算有点面子,我问过了,死的那个应该是在白天就死了。”
和马两手一摊:“那可能他们就是在山林里奔跑了。侦探小说里可能这样就能定罪了,但现实中却不行,必须有完整的证据链。”
《柯南》里柯南总是找到一两个证据,就大声宣布破案了,实际上那种破案方式在哪个国家都行不通,不用太出色的律师就能用“证据不足”这个理由完成无罪辩护。
所以柯南里每个案件最后一定是凶手自白,因为在日本只要凶手认罪了,他签名的认罪书在法庭上就是压倒一切的铁证。
太田只看了侦探小说和现代刑侦学,大概还不太清楚日本的司法是如何运转的,所以他一脸惊讶的看着和马:“时间对不上居然不能定罪吗?”
“当然不能。如果你想推翻事故死这个结论,就得有完整的证据链条——当然也可以找到凶手让他认罪服法。”
太田低垂着目光,看着桌面:“这样不行啊……我还以为铁定是涵田为了保这个温泉旅游开发计划,对县警施压了。”
君臨九幽:獵天神話 二號線
和马立刻回想起之前从旅馆女将蒲岛女士那边听到的情报,便问:“涵田是那位……运输省次官?”
太田看着和马,用力的点头:“对,就是他。”
日本这边,政客和官员是分开的,当头头的政客流水的换,铁打的官员体系纹丝不动。
所以日本政府各个部门的实权都掌握在次官手上,次官们负责维持整个体系的运转,给换上来的政客提供建议,落实新老大的新想法。
当然次官们积累了实绩之后也可以从政,这时候他们就会根据出身成为XX系的政客,和相关的利益群体紧密勾结。
腹黑小婢 湛露
这位涵田大概也有类似的想法吧。
作为运输省出来的人,他的基本盘很大一部分是各地旅游促进会。
把老家的温泉旅游搞好,不光是回报相亲,对他的前途也大有裨益。
所以太田会怀疑是涵田在背后搞鬼也很正常。
但是和马还有一点不明白:“你……就只是因为死亡时间在白天,就怀疑不是事故?不对吧?你是先怀疑不是事故,才会去打听不是吗?”
警察不会主动把死亡时间这种细节告诉没什么关系的神主,这必定是他产生怀疑在先。
太田抿着嘴,沉默了好一会儿,仿佛在回忆着什么。
终于他说:“我和死去的渡边君关系还不错,那是个非常小心谨慎,非常聪明,还有些傲气的孩子。我很难想像他居然会失足摔下山。”
“人人都有失足的可能,就连猫咪这种善于运动的捕猎者,也有翻车的时候呢。”
而且未来视频网站普及后,翻车的猫咪们还会被做成视频集锦取悦恐怖直立猿。
和马的话,并没有动摇太田,他继续说:“高傲的孩子在学校里容易被霸凌,哪怕在大学也是如此。在交谈中我能感受到渡边君在学校里遭到了一定程度的冷暴力。
“而且,渡边君非常有才华,就算在那群通过了非常难的选拔进了明治大学的孩子们当中,也非常的突出。加上他跟赤西小姐的关系很好,难免同学里会有嫉妒他的人。”
“可是,就算那些大学生——那些明治大学的学长学姐们有动机,我们也不能因为动机就认定他们是犯罪者。要讲证据的。”和马开口道。
“是的,我知道。所以这一年我不断进山去寻找证据。”
“原来如此,我就说你登山装看着还很新,不像是多年坚持进山采药的人。”
太田笑起来:“多年坚持进山采药是旅游促进会敲定的宣传标准啦——哦,坚持自己研磨草药做膏药是真的,只是以前我也就在神社周围开垦的田里自己种点草药就完了。
“本地农协的人不认识草药,加上我不买化肥不贷款,就没管我。”
和马把眼看要跑题的话题拉回去:“所以这一年你老往山里跑,有发现什么证据吗?”
“这个……倒是有些不知道算不算得上证据的东西。我给你拿过来。”
帝國總裁強勢愛:甜心,別鬧
太田起身离开客厅,片刻之后拿这个小盒子回来,在和马面前打开。
小盒子里放着好些脏兮兮的垃圾。
“因为担心把上面的指纹什么的洗掉,我拿回来就没有冲洗,直接收起来。”
“你的指纹没留在上面吧?”和马问。
“当然没有,我戴着手套捡的。这个我懂。”
和马点点头,因为没手套他没有把东西拿起俩,就那么放在盒里观察。
最吸引他目光是个脏兮兮的蝴蝶发饰:“这个发饰……”
“这是赤西小姐的发饰,她那天进山的时候戴着,回来就没有了。”太田说,“因为赤西小姐是个漂亮又活泼的人,跑起来的时候这个发饰就像真正的蝴蝶一样上下翻飞,我记得很清楚。”
和马点头,又指着一个打火机残骸问:“那这个呢?看起来就是个普通的塑料打火机。”
“这是渡边君的打火机。至少颜色一样,但我不确定是不是有其他游客持有一样颜色的打火机上山了。毕竟这种款我们这里便利店里就有卖,还很便宜,便宜得丢失了也绝对不会去费力找。”
和马一边缓缓点头,一边扫过剩下的几样物件,然后指着其中一个看起来像是某种碎片的东西问:“这个又是什么?”
神主张嘴要答,玉藻先开口了:“这是龟背牌,占卜用的,另一面应该有弥生时代的咒符。不过这个应该是现代的产品,我不记得有这东西出土过。”
和马在矮桌下掐了玉藻的大腿一下,提醒她说秃噜嘴了了。
没出土过你咋认识?
玉藻马上闭嘴,跟和马一起观察太田的表情。然而太田完全没有察觉到这里逻辑上的问题,他连连点头:“是的是的,背面确实有花纹,不愧是东大的学生,懂得真多。”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