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pi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這個大佬有點苟 ptt-第415章 往事與合作閲讀-8shja


這個大佬有點苟
小說推薦這個大佬有點苟
难道北区商会要和那年轻人为敌?
这该如何是好?!
鱼叉此刻的脸色,看起来白的像纸一样,惨白惨白的那种,与平时润光的白皮截然不同。
他脑袋里嗡得一声,浮现许多画面,传承千年的北区商会的覆灭,还有西和会那帮崽子们耀武扬威,在他老爹白鬃坟头蹦迪的场面……
这些画面太真实了,让鱼叉遍体生寒,他觉得这个雨夜莫名的寒冷起来。
瞧着儿子的神情,白鬃脸色一沉,挥了挥手,让商会的下属们先下去,他盯着鱼叉,沉声问道:“林川这个年轻人,你觉得很危险么?”
“这不是感觉危险那么简单……,是真的非常不好的那种感觉……”鱼叉吞咽口水,有些干涩的说道。
闻言,白鬃神情有些变了,对于这个儿子与生俱来的天赋,他是很清楚的。
小时候,对于这个儿子,白鬃时常感到担忧,鱼叉的思维比他这个老·子还简单,自身实力也没那么强,又不够狠,以后真能继承北区商会么?
要知道,北区商会这百年来,固然已经算洗白了,干得都是正经生意。
但是,在佛卡高塔这样的地方,又哪里能真正洗白,又能干多少正经生意,哪怕是各个王国的官方平素也少不了一些灰色的交易。
北区商会这些下属,一个个都是亡命之徒,鱼叉这样的小白牛如何能镇得住他们?
末世重生之庄浅 曼颐
哪怕许多人都是看着鱼叉长大,将他视为子侄,真到了要争权夺利的时候,恐怕没有几个人会手软。
在小鱼叉七岁之前,白鬃对于这个儿子的未来,一直很担忧。
直到一次出行,小白牛似是预感到危险,拉着白鬃先一步离开,避免了一场刺杀。
之后,种种的事情,白鬃才明白儿子有着独特的天赋,能够分辨出那些危险人物,有时也能预感到那些危险。
这样的天赋,对于在佛卡高塔混迹的人来,那可是保命的东西。
不过,从小到大,也没见鱼叉对那个人,产生过这样见鬼一样的神情,哪怕是上次与西和会火并,儿子也只是有些担忧。
“老爹,你不知道,我脑袋上的头发,到现在还没捋顺呢……”
鱼叉摸着脑袋,脸色有着惊恐,在机械仓库里,刚看到林川时,他脑袋上的毛差点将帽子给顶飞了,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以前,鱼叉还远远见过六境的强者,也就是头发倒竖,头皮发麻,却没有那么夸张的过电的感觉。
见到林川这个年轻人的第一反应,鱼叉就觉得,一定不要和这人为敌,否则,下场一定会很惨。
白鬃默默听着,脸色越来越凝重,沉声道:“看来这个年轻人非常不简单,不过,事情恐怕无法挽回了,刚才得到的情报,西和会派了执事上门,与这个年轻人密谈,那个林川还收下了他们的厚礼,这年轻人已经倒向西和会那边了。咱们北区商会与这个年轻人,恐怕是敌对了。”
鱼叉张大嘴巴,不知该说什么好。
“没办法了。”
白鬃捏了捏拳头,“既然是敌对,那就先下手为强,不管这年轻人背景如何,先将他废了吧。”
“可是……”鱼叉想要阻止老爹的想法,却不知该说什么好,现在的情况,确实先下手为强是最好的选择。
正在这时——
面前的桌子上,忽然多了一块牌子,上面刻着紫荆的图案。
这块牌子的出现,如此的突兀,哪怕白鬃的实力达到了五境巅峰,愣是没有看清楚,这块牌子是怎么来的。
“谁?!”
白鬃见到这牌子,脸色骤变,抬手拿了过来,仔细端详,而后霍然起身,他的神情很奇怪,并没有多少惊怒,更多的是惊喜,“是老艾丹大叔么?”
鱼叉则是跳了起来,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他并不知道这牌子是如何来的,但是,却感到一种极度的危险。
这种危险,与白天见到林川、斐雨的感觉,几乎是一模一样……
此时,大厅一角的椅子上,林川身影突兀的出现,他打量着白牛鱼叉,目光若有所思,想不到这白牛还有这样的天赋,能够本能察觉到别人的实力。
“你……,川先生……”
鱼叉脸色大变,吓得整个头发都倒立起来,如同是被电了一样。
林川微微颔首,转而看向白鬃,低声问道:“看来白鬃会长还记得老艾丹,以及当年的救命之情了?”
“你……,林川……,与老艾丹大叔是什么关系?”
白鬃则是眯着眼睛,仔细打量这个年轻人,他见过林川的资料,却发现资料上的照片,与本人固然一模一样,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感觉。
资料照片上的林川,就是一个年轻的机械师,看不出来什么,因为其履历,让人甚至怀疑其机械师资格,产生一种轻视,判断这就是出身机械师豪门的一个幸运儿,并没有多少本事。
但是,此刻林川坐在面前,白鬃却感受到一种压迫,身为五境巅峰强者,并身为北区商会,在佛卡高塔是头面人物,却感到来自一种可怕对手的那种压迫感。
白鬃并没有鱼叉的那种天赋,此时却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儿子的预感并没有错,这是一个可怕的敌人,如果彼此站在对立面的话。
不过,白鬃看了看手中的牌子,这块紫荆图案牌子的主人,曾经救过他的命,还是从西和会手中救下的他。
按照这样的关系,林川与西和会之间,应该不可能合作才对。
因为,在许多年前,这块牌子的主人老艾丹,与西和会可是狠狠的斗过几场。
林川也在观察白鬃的反应,关于这牛头人与老艾丹的关系,是记载在【紫荆大事件簿】中。
老艾丹在30多年前,曾经在佛卡高塔待过一段时间,期间就救下了白鬃,一是看不惯西和会的所为,另一方面,也是发展一下紫荆后裔的关系网。
红军英烈故事 杨江华
现在看来,白鬃对于老艾丹,还是念着当年的恩情的。
“阁下是川先生,你与老艾丹是什么关系?”白鬃盯着林川,沉声问道。
tfboys之我做你的唯一
“白鬃会长,我此来并不是老艾丹的授意,是来和你们北区商会谈一次合作。至于我与老艾丹的关系,算是他们首领的朋友吧……”
这般说着,林川为了取信,将老艾丹当初,与白鬃之间的一些秘事,挑了两件说了一下。
白鬃的脸色顿时缓和下来,林川所说的往事,是他与老艾丹大叔之间的绝密,错非后者绝对信任的人,是不可能知道的这么详细的。
当即,白鬃放下戒心,询问林川来意。
林川将此行的目的,快速简单的说了一遍。
来佛卡高塔之前,他就考虑过合作的目标,首先是北区商会。
“川先生,你的意思,是要和我们北区商会合作,一起对付西和会?”
白鬃听完,沉声问道,“但是,我听说你从西和会那里,收了一笔不菲的礼物。”
林川瞅了瞅这对白牛父子,“收了礼物,就不能对付他们了么?西和会这些年来,动用关系,从我们机械师组织这边,捞了多少好处。我收下的礼物,本来也是机械师组织的。”
西和会与顾腾的交易,其实是这么多年来,一直惯用的方式。
贿赂机械师组织的代表,从其中牟取暴利,因为佛卡高塔的混乱局面,哪怕很多人知道这样的猫腻交易,也插手不进来。
林川对此,倒是懒得管,他并不是机械师组织的高层,也懒得将手伸长,去管这些。
但是,连夜查了查顾腾的老底,林川发现这些年来,西和会通过顾腾的关系,从机械仓库的二级仓库区,悄悄运走了一大批的机械残骸。
有的机械残骸,乃是绝版的型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
这让林川有些不能忍,正好西和会找上门,他就动了心思。
“白鬃会长与西和会的恩怨,我从老艾丹那里听到过一些,白鬃会长有兴趣合作么?”林川轻声说道。
白鬃会长愣了愣,沉声道:“川先生,你所说的合作方式,是怎样的?”
林川凑近,压低声音,与白鬃密语交谈。
片刻,白鬃眉头舒展,频频点头,咧嘴笑了起来,“好。没问题。川先生,你需要的这些东西,我天亮就派人悄悄送给你。”
林川点了点头,又看了看鱼叉,道:“以后有什么事,我会直接和鱼叉先生说……”
战殁者 大红辣椒
進擊的巨人之全球危機 藍進軍蟻
又商议一番,林川悄然离去。
一旁,鱼叉坐在那里,脑门的头发竖得笔直,至始至终都有些晕。
“老爹,我当联络人,这活我恐怕干不来!”
等到林川的身影消失,小白牛一下子清醒过来,哭丧着脸,与这年轻机械师靠太近,他就两腿发软,这还怎么联络。
“蠢货。攀上了这条线,以后你在我的位置上,才能坐得稳。”
雷神重生 三四亘的雪
白鬃牛眼一瞪,不容置疑,“这是你的机会,一定要好好把握,这个年轻人着实是了不得。你要多学着点。”
从短短的交谈中,白鬃受到的震动是极大的,掌握北区商会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一个人,如此年轻就给人深不可测的感觉。
想到鱼叉的危险感觉,白鬃叹了口气,儿子的这个天赋确实是太准了,这个年轻人确实非常危险。
先不提林川的背景,单是资料上的那些,就没人愿意得罪,错非迫不得已,白鬃根本不想与之为敌。
这还仅是明面上的,老艾丹大叔的来历,白鬃隐隐是知道一些的,这是一个强大而古老的势力。
而这年轻人言语间表露的信息,似乎还不是老艾丹大叔的后辈……
当然,先不说这些令人忌惮的背景,白鬃真正心惊的,是这个年轻人给他的感觉,其本身就拥有注意震慑人心的力量。
这种气场,固然是林川故意暴露的,但是,却不是想伪装就能伪装出来的。
“现在的年轻人……”白鬃低声咕哝。
鱼叉从呆滞中清醒过来,略一迟疑,悄声告诉老爹,在机械仓库,还有一个女子给他同样危险的感觉。
“谁?”
時停在玄幻世界
白鬃吓了一跳,连声询问,待到了解清楚后,庞大的身躯不禁抖了抖。
摸了摸头上的角,多年来养成的直觉,让白鬃莫名觉得,佛卡高塔近期内,很可能会爆发又一场风波。
诚然,在这样混乱的城市,各种各样的风波,无时不刻不在发生。
但是,有些乱子一旦引发出来,可是会危及整个城市的,这是各大势力都要谨慎以对的。
白鬃皱着眉头,而后起身,招来心腹,低声吩咐着,让北区商会的探子,这些天来全力侦查,有任何风吹草动,立刻汇报。
与此同时。
佛卡高塔外,白魇海沟的前线,那里是一片泥泞的湿地,四处都是尸体、悬浮战车的残骸……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