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b0dg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 起點-235、耳目相伴-ip54f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朕又不想当皇帝
齐鹏道,“你想知道?”
方皮点点头道,“当然想知道,树有影子,人有影子,那么影子跟脚夫怎么能搭在一起?”
齐鹏笑着道,“如果告诉了你,就代表着你从此就不会再有退路,你退出的那一天,也就是你死的那天。”
方皮皱眉道,“是王爷让我来的。”
来都来了,还有退路吗?
齐鹏正色道,“影子是王爷的眼睛,是王爷的耳朵,只要是王爷想知道的,就一定想尽办法让王爷知道。”
穿越肉文之干掉白莲花 平千岁
方皮小心道,“密探?”
他曾经隐隐猜测过齐鹏的身份,但是决然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和齐鹏一样。
“是,”齐鹏自己滚动着车轮,离着方皮越来越近道,“唯一为难的是,从此以后,方兄弟你就不能再随意说话了,第一件学会的是守口如瓶。
即使是死,也不能透露出我来。
如果我被透露出来了,王爷的耳目就没了。”
“我…..”
方皮突然有点紧张,他从来就没有考虑过生和死的问题。
更没有和别人讨论过这么严肃认真的话题。
九皇叔
一生兄弟一起走 何日功成
齐鹏小声道,“言多必失的道理,方兄弟应该是知道的。
我隔壁有间厢房,明日起方兄弟就搬进去吧,住上一个月,就像总管和文昭仪闭关一样,一个月不要出门,不要和任何人说话。”
方皮不解的道,“为什么?
这样和犯人有什么区别?”
齐鹏道,“在下刚刚说过了,影子的人第一要紧的是学会守口如瓶,方兄弟年轻,自然跳脱了一些,在房里待上一个月也好磨磨性子。
而且,我刚刚也说话了,方兄弟你除非是死了,不然你现在已经没机会反悔了,你还是听我的为好。
从现在开始,你可以称呼我为掌柜的。”
“不行。”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方皮摇头道。
“为何?”
齐鹏笑着看向他。
方皮硬着头皮大声道,“和王爷教育过我,做男人要有气概,我不喜欢你,你威胁我也没用的,哪怕是死,我都不会受任何人威胁。”
镇国天师 小丑
你开挂了吧
齐鹏突然笑了,笑的还很开心。
“你笑什么?”
方皮很生气。
“骨气,”
齐鹏笑着道,“你有骨气,和王爷果然慧眼识珠,有骨气的人是最适合影子的人。”
重生之校园女皇 清奂
方皮赌气似的道,“我现在决定退出了,你要杀我吗?”
“我不杀你,我也没有杀你的权利,因为你和王府的人,”
齐鹏摇头道,“但是王爷既然让你来了,你要辜负王爷吗?”
“行吧,那我明天就搬东西来,”
方皮又接着补充道,“不过你记住了,那是因为咱们王爷!”
“记住,喊我掌柜的,”齐鹏说完后,又接着道,“管恩,以后他就跟着你了。”
他身后的仆人俯身道,“知道了,掌柜的。”
方皮不服气的喊了一声掌柜的后,便转身走了。
方皮刚走出大门口便看到了刀疤脸——江仇,抱着剑在那站着,麻贵跟他说话,他也不怎么言语。
“以后他做门房?”
方皮指着江仇问。
麻贵笑着道,“他不行吗?”
“行。”
圣念超神
方皮叹气。
麻贵笑着道,“方皮,你把府里的规矩和他说一说,江仇,你记住了,能来府里,这是王爷的恩德。”
“是。”
江仇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刚刚升为南州总捕头的将桢,这些日子忙得焦头烂额,首先就是人手问题,报名的倒是踊跃。
枕上宠婚
三班衙役虽然表面上是“贱职”,没有参加科举的机会,但是实际上来说却是捞油水的好地方,许多人几辈子都没有当衙役的机会!
只用了一日,便招满了五百人,多是身强力壮的小伙子。
令将桢不满的是,居然没有几个是学过功夫的!
即使学过功夫,也没有一个化劲的!
这令她很失望。
其次是庆元城很大,带着从纪卓手里借过来的二百名官兵,一日一夜都巡逻完。
初来乍到,一切都摸不清头绪,只能依靠庆元城前任门侯姜毅帮着自己。
无奈之下,她倒是想着从白云城的民府里挑选人手来补充三班衙役,在民夫里好话说尽,倒是没有一个同意的!
民夫们不愿意的缘由很简单,一是背井离乡,他们送完货物是要回去的,二是看不上做捕快那点月钱。
纪卓给她捧上一杯茶,安抚道,“你倒是不必这么着急,可以慢慢来。
这里可不是咱们白云城,习惯了就好了。”
将桢抱着茶盏,笑着道,“纪将军,你再借我五百人如何?
今日巡夜,我准备安排分两队人马。”
纪卓笑着道,“将捕头,你放心好了,你眼前只需要想办法把人手补充过来,好好训练就可以,别的事情倒是不需要多操心。
锋镝行
巡夜我自会安排官兵来做。”
将桢道,“纪将军,巡夜本来就是我们捕快的职责。”
她当然不会听纪卓的。
纪卓道,“我又没说不让你巡街,只是说让你缓些日子。”
“职责所在,我可不敢疏忽大意。”
将桢把杯子里水喝完后,拿起刀转身就出了府衙。
刚到大门口,便看到了在门口探头探脑的将屠户。
“爹。”
“哎,闺女,你这是又瘦了啊?”
将屠户朝着衙门的院子里张望了一眼道,“是不是那个姓纪的给你气受了?
上皇
早就看他不像好人了,不过姑娘,咱也不怕他,回头我去和王爷那告他状去!”
“当然不是,人家一直帮着我的,要没有他,我这会都不知道怎么办呢,”
将桢朝着他老子不耐烦的摆摆手道,“爹,我的事情你别管了,你这批货要是送完了,就尽管回去,阿娘和阿弟在家,你也放心啊?”
“有啥不放心的?”
将屠户大声道,“白云城的治安好着呢,还能有谁敢找她们娘俩麻烦?
我就是放心不下你,这庆元城眼前可乱着呢,昨个夜里听说一伙人把南城的一家子给杀了,可真够狠的。
你虽然是什么劳子总捕快,你也得小心一点,有什么事,就让下面的人上,别什么都自己来。”
“知道啦,你回吧。”
将桢翻身上马,冲着将屠户摆摆手后,在空旷的大街上策马而去。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