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m5sb人氣連載小說 上邪亂-第七十五章 等價的生命分享-h6brw


上邪亂
小說推薦上邪亂
“有些事,你还没放下?”
岑乐瑾本以为掌门在和自己说话,直到听见美妇不卑不亢的声音响起。
“不如—让我来……”
岑乐瑾不知掌门说的“留下”究竟是什么意思,只是满脸困惑地望着美妇。
“你以为自己的还清了?”掌门毫不犹豫地打断美妇的话。
什么还清,难道娘在这里是迫不得已么?岑乐瑾心下又增了几重困惑。
“没有,所以我想—”美妇坚持不允许岑乐瑾留在鸢尾楼。
“你想什么我知道,但是她—不可以。”掌门说完这话语气倏地一边:“岑姑娘,你我立个赌约可好?”
“但说无妨。”岑乐瑾唯恐掌门对母亲不利,不假思索就答应了。
“姑娘,鸢尾楼不欢迎你。”
美妇说罢就抓起一把苕帚作出驱赶岑乐瑾的样子,活脱脱一个泼妇骂街的架势。
“娘……”岑乐瑾忍不住喊道,血脉相连的骨肉亲情,哪怕从未谋面也不会忘记。
“你这是做什么?”掌门瞥了几位道士一眼,其中一人立马冲过来夺走了美妇手中的苕帚。
我的美女大小姐 李兴禹
“她对您不敬,该罚。”
只因你在这座城 邢泽惠
美妇咬着牙说道,似乎岑乐瑾于她而言是个完完全全的生人面孔。
“你带她去取桃殀花吧。”
掌门掷地有声地说道。
“桃殀乃是本派圣物,岂可轻易交给她!”
恋上青春期
那美艳妇人见赶不走岑乐瑾,断然拒绝听从掌门吩咐。
“无妨,生命是对等的。”
对等?
岑乐瑾脑袋嗡嗡作响,生命?她记着邱一色没这么说,仅仅提到一个药引罢了。
“什么意思?老头儿你说清楚。”
掌门只是浅浅一笑,挥手示意她们下楼。
不及岑乐瑾上前询问,几个大汉架着两个女人下楼,她一双脚悬在空中过了半晌才落在地上。
“喂!老头儿,你话没说清楚就走人?算不算个男人!”
“砰”地一声响,鸢尾楼大门紧闭。
“别嚷嚷了,我带你去摘桃殀。”
不知何时,美妇和她一并被关在了外头,面对着无穷的紫色。
“你真的不是我娘么…”岑乐瑾现在不敢这样叫她,生怕连唯一的亲人也说没就没了。
“不是,你娘十五年前就死了。”
呵,美艳妇人一下子就暴露了。
“我没和你说过我多大,你又怎么会知道?”
“沈清荷经常同我抱怨,我怎么会不知道。”
女人欲盖弥彰更是加重了岑乐瑾的怀疑。
“她死了,你知道吗?”
美妇的神色闪过一丝意外,好像完全不信交心托孤的人竟会走的这样突然。
病公子的小农妻 北方佳人
“什么—我听不懂,走吧。”
被亲生女儿拆穿谎言的人,只能硬着头皮装作若无其事朝桃殀花的方向走去。
“……嗯。”
岑乐瑾现在逐渐学会了该如何淡泊宁静,她人不愿认,也无须逼迫对方什么。
总之,岑乐瑾坚信思念十五年的母亲就在自己眼前。
“这花…”鸢尾花花海,岑乐瑾好多年都没有来了。
从不小心点了狼烟被罚幽闭后,她就再也无心去陶冶情操徜徉浪漫。
“可以告诉我—为什么非他不可吗?”
母亲明明缺失了她整整一个童年,却又什么都知道。
岑乐瑾闷声问道,娘又为什么非他不可?
“他是个极好的人,你不可以恨他。”
“你怎么知道我恨谁?”
两个心里如明镜般的人,互相打着太极不愿撕开真面目。
极品禁书
魔妃太彪悍:天才靈氣師
“已过笈笄,你也不小了—朔王妃,不好当,苦了的话,多和哥哥倾诉倾诉。”
“我有哥哥你又知道了?”
“笙儿是个善良的孩子,他不会为难你的。”
岑乐瑾觉得她这话说的怎么这么像遗言,句句真挚。
“你说的是符半笙?如果是那就不劳你费心,毕竟是我的同胞哥哥。”
“你们不是—”美妇欲言又止,其实真实也并未那么重要不是吗。
左右她和南歌不会有什么不能在一起的血亲关系。
“他不是我哥么?”
美妇只是摇摇头,满目慈祥地看着岑乐瑾,疑似幻想多年前和那人的风花雪月。
“真的不是?”岑乐瑾吃惊三连,退后几十步。
“不重要—你只要告诉我是不是赵玄胤以外的男人你都瞧不上?”
“是!”
岑乐瑾坦言告知:我知道他或许不爱我,可让我亲眼看他因我而死,内心实在愧疚。所以……”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女人打断了,女人若有所思地说道:桃殀你可以摘走,不过能不能开花结果全看你个人造化。
美妇指着不远处树上的一抹红色对她说道。
什么时候绵山谷有这么美的果树,她怎么掏鸟窝的时候从没遇到过呢?
“覃芊,话要说清楚一点比较好。”
掌门的声音从四面八方陆续传来,只见美妇脸色突然变得苍白狰狞,继而突然倒地不停捂着腹部狂嚎不止,“啊!好痛!”
“臭老头儿,你做什么?”
岑乐瑾最鄙弃威逼利诱,尤其是男子。
“老夫说了,生命是等价的。她偏要逆天改命,不是自寻死路?”
掌门字字句句届是有理有据,却不料岑乐瑾冷冷一句话深深戳进了他心窝子里。
“你偏要把他变得无情无义,难道就不怕遭天谴?”
“好男儿为闯出一番天地,不以大业为己任,反要终日沉溺美色岂不笑话?”
啧,岑乐瑾不免觉得南歌的各种说辞都是跟着老头儿学的,好的一个没学到,学到的没一处有用。
“岑姑娘,吞下这枚药丸,桃殀花也就可以用了。”
说着,昆仑掌门递给她一颗金光闪闪的东西。
“别吃!”
在地上翻身打滚的美妇人一见金光乍现,声嘶力竭地喊道。
“你不吃,我现在就杀了她—尸骨无存。”
昆仑掌门丝毫不慌,哪知岑乐瑾不是个吃素的,直接撒开了一切说道:一对一,来!
让她妥协,岑乐瑾宁愿选择自刎;
以命胁迫,岑乐瑾宁愿选择不孝;
公平竞争,岑乐瑾倒是坦然接受。
也许年纪大的人心眼儿都很多,掌门不和岑乐瑾废话,只是兀自在原地念起什么经文来了,覃芊疼得死去活来喉咙都快叫破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