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kf8n妙趣橫生小說 穿越從無敵開始笔趣-第六百九十八章 狗頭軍師上線鑒賞-dqb9o


穿越從無敵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無敵開始
哼!
一声冷哼声响起。
无形之力瞬间包裹李一然和老金二人,接着直接将二人往上拉扯,撞破木板房顶,一路向上,最终飞到高空停住。
等待的赤焰和飞飞分别落在李一然的肩膀和老金的脑袋之上。
“艹!你个小东西扯我头发!快下来!”
“哈哈,老金你忍耐点,小心他把你扔下去,”李一然吓唬了下抓狂的老金,接着看向脚下不断有火光烟尘的客栈小小缩影,问道,“花落雨一个搞不搞得定?别死了到时候说你故意坑害同族之类的。”
太阴
“小喽啰都搞不定他就活该死,把我支走,你好逃跑是不是?”
“怎么会呢,你七哥好歹一口唾沫一个钉,说话算数,肯定不会偷跑的,除非你这臭鸟,嗯话说你要洗澡了啊,身上一股怪味,哎,不带动嘴的。”
“切,你就是欠收拾,……,好了,飞飞和他闹什么闹,回他肩膀上去。”
“吱吱,我要和大王一起,小李子你瞪什么眼,这是给你天大的面子……”
“面子个屁,信不信我,呃,这么快的嘛?”
说话间花落雨已经飞了上来,长发飘飘,衣服不染一丝尘埃。
赤焰问道:“活口呢?”
“为什么要留活口?”
“你说呢!”
“小鱼小虾留之无益,走了。”
“等下,”李一然看着下方升腾起的黑烟,提醒道,“臭鸟你还没付饭钱的,还有把人客栈拆了赔偿都不给,万一压死一两个无辜的,不是冤枉的很,你们妖族做事都这么不负责任,还高手呢,看什么看!”
花落雨笑道:“我们做事不需要你来指责,下面只有受伤的,赔偿足份给的,人也收了,可以走了吧。”
“呃,你给多少具体,一两也是给一千两……”
哼!
赤焰不由分说带着众人离开。
… …
不久后,在一处平原降落。
李一然放眼四周,摇头叹息道:“可惜了可惜!”
獨寵六朝
“老大,怎么了?有什么可惜的?”
“可惜了这么大片好地,用来种田多好,再不济种点对了,臭鸟,这地界是你们妖族地盘吗?”
赤焰高傲的说道:“整个天神大陆都是我族属地,你说呢!”
“切,胡吹大气,好了,带我们过来做什么,说说吧。”
“为什么要和你说,刚才你自己要回避。”
“呃,这么小气,那个,小麻雀你来说!”
狐妖捉鬼記
“飞飞大人不和丑家伙说话!”站在老金肩膀上傲娇的飞飞用尾巴对着李一然,说道。
李一然把目光转向背手笔直站立的花落雨。
“问我?呵呵,时间尚早可以说说。……,惊吓于这几天我等雷霆手段,不少墙头草想要重回圣城怀抱,这里就有个,我们恰巧出现在附近,就把任务接过来,考察下是否合适。”
“哦!”李一然眯眼思索片刻后,说道,“怀疑是假投诚?”
“差不多。”
“……,你们这决定是临时的还是提前上报?”
花落雨看了李一然肩膀的赤焰一眼,接话道:“临时,不过,要是有心的家伙,熟知他的秉性,也会猜到。”
“所以,这次可能是鸿门宴呃意思就是羊入虎口?”
“错了,”花落雨嘴角翘起,“是鸟入虎口!”
“啊!老虎?很多只吗?”
“不多,四只。”
“咳咳咳咳,”李一然翻白眼道,“这么少,用得着你们两个同时出动?难道四个都是很厉害的妖兽?”
花落雨摇头道:“不是,只有一个才刚过化形期,实力相当于你们人类的灵力七品。”
一旁的老金失声叫道:“比我实力还低啊,那也,也咳咳我不说了我!”
赤焰停止了梳理羽毛,说道:“我们和你们人类不一样,实力不太看重……”
一等农女 岁熙
“扯淡!”李一然打断道,“实力不看重,那为什么还分三六九等,你们俩为什么还争圣城之光的名号,真按你这么说,不按实力,名号直接给这个小麻雀不也是可以。”
“吱吱!小李子!敢陷害你飞飞大人!吱吱,大王,我可没有……”
“不用解释,”赤焰一挥翅膀,说道,“都坐下说,……,嗯,是,这小李子说的也没错,圣城之光谁都可以当,不过前提是没有外敌之下!现如今,我们生存空间被人族压榨,为了生存自保,自然要选出相应实力的,要是天神大陆被我族一统,到时候没了外力驱使,谁当圣城之光,谁当大长老,甚至谁当,至尊,都是随便谁都可以的。”
“大王!别说这个,有外人在!”
“呵呵,”花落雨用手轻抚腿边青草,说道,“外人是指我吗?看来,你们俩心中把他们看得比我这个同类还重吗?”
“吱吱,胡搅蛮缠你!”
冤鬼回魂 矮瓜小明
華格裏貴族學院 紅豆湯1號
“哈哈!”李一然猛拍老金肩膀,大笑起来,“哈哈,挺有意思的嘛,哎呦你们两个还挺有默契的都瞪我,哈哈,臭鸟,没想到不见这么些天,你还能有此觉悟,嗯嗯,作为大哥的我很是欣慰,艹!叨我耳朵!变态吧你!”
“切!囚犯少说话!……,过会儿,你们两个不准说话……”
“放屁行不行!”李一然抬杠道。
“可以,不过我会拿火烧,哪放烧哪。”
“艹!真变态你!老金,过会儿,屁,由你来放。”
“啊咳咳咳咳,老大你不能这样啊,哎呦,艹!臭麻雀,敢咬你大爷的耳朵!”
奪命醫仙 新影子
“吱吱,大王说话不准插嘴!还敢瞪眼!信不信吃你眼珠子!”
老金身躯一抖,见李一然故意转头视而不见,只好小声嘟囔道:“老大插嘴你怎么不管,欺软怕硬。”
“吱吱,就欺负你!”
“艹!老金,这样卖你老大的啊,哎,还来,臭鸟,信不信我翻脸……”
“怕你?!好了,过会儿你们俩别出什么怪声就行,虽然见的实力一般,不过,我们要的是态度,要让他们能起到带头作用,要让其他有此意愿的,看到我们的诚意,大长老已经传下话,只要归附,既往不咎!”
“倒是好气魄,只是,我们要在这一直等吗,大白天晒的,要不找个树下等着?”
“不用,时间差不多,我早已经派手下去通知他们。”
“我去!”李一然叫道,“赶情你这家伙有带手下啊,我还以为你性格孤僻不愿意手下跟着,真的是,什么事都要自己动手吗,就刚才那些不长眼的,你怎么不让手下收拾,手下不用不浪费吗?”
“浪费什么,他们是大长老所派,各自有各自的任务……”
“哦!明白了。”
“你又明白什么?”
“监视你们的,肯定,哈呃哪来的老鹰叫?”
话音刚落,有狂风从头顶吹来。
老金吓了一跳,刚准备呼喊。
美人兇猛
赤焰说道:“慌什么,我们这边的。”
很快,一只普通大小的鹰隼落地,朝赤焰鸣叫几声。
赤焰听清其中意思后,沉声说道:“出事了,他们死了!”
“呃,那四只老虎?”
“是,嗯,现在过去看看。”
揣把菜刀闖皇宮:與皇逼婚 柏林
“等下,”李一然按住了略显激动的赤焰,说道,“我觉得现在去已经晚了。”
“废话,都死了肯定晚了,手拿开。”
“我的意思是说,去了于事无补,反而会中敌人的圈套!”
“什么意思?”
“呵呵,让我这个大军师给你分析分析。”
… …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