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i59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大夢主討論-第五百九十二章 心有不甘熱推-4en15


大夢主
小說推薦大夢主
沈落目光一转,看向龙王敖广,而后视线偏移,抬手一指其身后一人,说道:
“那人便是……长公主敖月。”
“什么……”殿中众人闻言,皆是大惊。
命定終笙
“你在胡说些什么,怎么可能是长公主?”蚌老大惊道。
“大胆人族,休要胡言。”解将军双目瞪圆,怒斥道。
也无怪这些人反应如此之大,实在是长公主敖月在众人心中地位太高所致,当年敖弘与龙宫决裂离开之后,统领龙宫防务的并不是二太子敖仲,而是长公主敖月。
这位长公主与其他娇弱的龙女皆不相同,自幼便喜欢兵器甲胄,在修行一途上也天资绝佳,与当年的三太子敖丙同为一母所生,姐弟两个是当年的龙宫双璧。。
敖丙的修行天赋极高,甚至比如今的敖弘还要优异,其当年才是龙宫着力培养的接班人,只可惜未及成长起来,就因与李靖之子哪吒起了冲突,惨遭杀害。
自那之后,长公主敖月修行更加勤勉,为龙宫多次征战,守护着东海和平,所以在整个东海有着极好的口碑,和极高的威望。
相较于众人的惊怒反应,敖月反而显得面色平静,目光直视沈落,仿佛沈落手指的不是自己,所说的也不是自己。
“沈小友,敖月乃我龙宫长公主,你若无证据就指摘于她,哪怕是弘儿的朋友,也不能这般信口开河吧?”敖广眼眸微微眯起,冷冷看向沈落,不徐不疾的说道。
“那是自然,晚辈岂敢平白无故冤枉他人?诸位都知道,龙渊之内的禁制有多么强大,若非是龙族正宗血脉,岂可松动封印,放出妖魔?”沈落在众人的注视下,神色坦然道。
“即便如此,也不能认定松动封印的人就是长公主吧?”解将军说道。
“其实,我之所以认定是长公主所为,乃是因为它告诉了我。”沈落说话间,手指一搓,指尖一点光芒亮起,一根儿臂粗细的黑色长棍从中延伸而出,显出了本形。
“这是……”众人见状皆有些疑惑。
冷婚甜愛
只有龙王敖广脸上神色马上起了变化,眼神中满是震惊之色。
“镇海镔铁棍,你竟然有本事降伏此棍?”敖月的神色也是紧接着发生了变化。
“什么?这不是镇守龙渊的宝物么,你怎敢私自带出来?”解将军眼睛瞪得愈发滚圆,大声质问道。
军火贩子的抗战
“在龙渊中时,雨师突然脱困,我等陷入绝境,正是沈兄不知何故,竟能撼动这镇海镔铁,才以此宝之威,将那雨师灭杀,否则我们恐怕就很难脱身了。”敖弘见状,主动替沈落解释道。
奴娇似妻 萧儿美蛋
“哪怕是这样,这龙宫重宝也不能就这么被人拿走吧?”蚌老也有些焦急道。
“此宝非同寻常,决不能拱手送人。”另一名龙宫大臣开口道。
其余人也都随之纷纷开口,不愿这镇海镔铁棍落到了沈落的手里。
沈落本也没想着就这么带走这宝物,只是先前已经将其炼化了一部分,这东西便与他有了些许联系,让他就这么放弃,却也有些于心不忍。
众人这时都将目光集中在了龙王敖广的身上,等待着他做出决断。
“镇海镔铁棍乃是仿照定海神针而制,与神针一样皆是出自太上老君之手,本身便是自带灵性的无上神器。其绝对不会随随便便认主凡人,既然他能得到镔铁认主,定然是有特殊机缘在,况且这镇海镔铁棍本就是为镇压雨师而立,既然雨师已为他所灭,便由他去吧。”敖广沉默片刻后,开口如此说道。
此言一出,尽管众人还是觉得不妥,虽有窃窃之声,却没有人再直言不允了,龙宫之主威严可见一斑。
“你说是这镇海镔铁棍告诉你的,莫非此物真的有灵,能言是非?”解将军问道。
“解将军说笑了,此棍虽然神异,却也没到能够口吐人言的地步。”沈落笑着说道。
“沈道友,你就别卖关子了,还是快点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吧?”青叱忍不住急切道。
劍斬世界
“诸位稍待,一看便知。”
沈落不再拖延,手掌握住镇海镔铁棍,体内黄庭经功法运转,丝丝缕缕法力涌入棍身,长棍顿时光芒大作,上面散发出阵阵水纹般的光晕。
与此同时,棍身上一些纹理凹槽中开始有一缕淡淡血气蒸腾而起,化作了一道红色水汽,在半空中飘飞而起,从众人身前一一飘过,最终缓缓流向了敖月。
“这镔铁棍既然是作为镇压雨师的关键,上面为何独独藏有敖月公主的血脉气息?如此,破坏禁制的人,不是她还能是谁?”沈落反问道。
众人在那缕血气流淌经过身前时,也都纷纷探查过了,一个个心神震动不小,全都默然无言地望向了敖月。
“月儿……”敖广一声低喝。
“是孩儿做的。”敖月走上前来,冲着敖广抱拳施了一礼,点头道。
见她如此干净利落地承认了罪责,非但沈落震惊不已,就连龙宫其他人也都被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长公主,怎么会……”
“为什么……”
“长公主为什么会勾结魔族?”
……
过了好一会儿,四周的质疑之声才越来越大了起来,逐渐竟是有了沸腾之势。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敖广沉声问道。
“孩儿,只是觉得不甘,我们龙族的命运不该如此。”敖月躬身久久不起,低头说道。
“我龙族命运如何,岂是你能指摘的?”敖广面上闪过一丝痛惜,说道。
“父王,当年黄帝与蚩尤涿鹿大战,我们先祖应龙追随其而战,披荆斩棘,战功卓著,最后结果如何?他的后裔得到了什么?什么都没有,反而沦为了看守刑徒的狱卒。”敖月依旧没有抬头,争辩道。
名門閨煞
“刑徒,狱卒?你就是这么看待我们龙族使命的?”敖广眉头紧皱,反问道。
“不是孩儿如此看待,而是天庭如此看待……他们何时在乎过我们龙族的感受?当年泾河龙王不过是犯了那么一点小错,就要被抓到剐龙台挨那一刀,下场何其凄惨?那时候,你和其余几位叔伯都曾上表天庭,为其求过情吧,可结果如何?”敖月咬牙说道。
众人听闻此言,方才的议论之声,逐渐小了下来,似乎都忍不住思量起了此事。
沈落想起泾河龙王之事,也是倍感无奈。
——————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