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xmtq熱門言情小說 《前方高能》-第九百七十五章 神通推薦-4wynr


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
“怎么——”宋长青听到尖叫的同时转过了头,但他第一时间并没有看到什么诡异的情景。
一股潮湿之中夹杂着尸体腐臭的味道传入了他的鼻腔,有些像以往练胆的时候,在坟场过夜时闻到的味道。
尖叫的是个头绑汗巾的男人,手指着某个方向,抖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宋长青顺着他的视线定睛一看,冷汗‘刷’的就流出来了。
只见那男人指着的舱门方向,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黑色的阴影,几乎与舱门融为了一体。
在此之前,这影子出现半点儿都没有声音,就连提高了警觉的老道士师徒竟也没有意识到。
只见那阴影略显臃肿,侧背对着师徒几人,让人看不清面庞。
但从衣物款式、以及垂落的几缕碎发,隐约猜得出是个妇人。
‘滴嗒——滴嗒!’
随着此妇人一出现,她的袖口、头发处就有大量的水珠砸落到船舱地板之上,发出令人不安的声响。
浓重的煞气随即往四周传扬开来,江面刮过来的风好像都比先前更冷了,发出‘呜呜’的声响。
风中夹杂着若隐似无的尸臭,更加令人感到头皮发麻。
“沈,沈太太!”
隔了好一会儿,宋长青终于从那件已经变了色的缎子衣料上,辨认出此人身份了。
但几分钟以前,老道士点亮了船舱,他还与沈太太隔着舱门对望。
当时的沈太太脸色虽说惨白,但并没有肿成如今这副模样。
仅仅几分钟的时候,她的身体像是一个再次发酵的馒头,急速膨大了几倍之多,几乎要将她身上的衣物撑破了。
“不好!”
宋长青很快想到了老道士提到过的尸变,再联想到这尸臭的味道,很快察觉到了不妙。
老道士显然也与他想到了一处,没有说话,手掌一拍舱底,身体便灵敏异常的腾空而起,往那沈太太方向疾冲而去!
“进来坐呀……”
一道阴冷的声音从她口中发出,她的嗓子像是遭人塞了把沙子,异常的嘶哑。
说话的同时,只见她身影一闪,也没听她发出声响,她的身影便已经出现在船舷的一侧,将一个人牢牢抓住了!
“啊——”
那被她抓住的是个年轻的男人,应该也是早期上船的沈庄人,被她逮到之后,像是看到了世间最为恐惧的一幕般,发出尖厉的声响。
可是那惨叫声才刚一出口,很快便戛然而止。
老道士慢了一步,等冲到那沈太太身后时,已经嗅到了若似无的血腥的味道。
“孽障!竟敢害人!”
喊话的同时,老道士双手结印,用力的打到了沈太太的后背心上。
‘砰!’
灵力打中她已经膨胀的身体,将那件本来就已经被撕裂的缎衣彻底击裂。
被泡发的缎衣之中溅出大量墨绿色的浓稠液体,大团大团腐胀的肉弹了出来,上面已经长出了灰白色的长毛!
除了腐软的外皮之外,老道士已经感应到尸身之中如同钢骨一样。
道法的力量打中尸身,很快烙下一道通红的掌印在那沈太太的后背之上。
受到疼痛影响,那沈太太的口中发出一声古怪的悲嚎,顾不得自己捏中的男人,一下转过了头来。
私人书馆 柳河边小道
“嘶——”
这冷不妨的一下对视冲击太大,不止是老道士惊住了,就连后赶到一步的宋长青都吓得不轻。
只见眼前的沈太太模样已经完全异变了,面色呈青黑之色,眼珠如同已经死了几天的鱼般,上面蒙了一层白腻的膜,脸上长出一层浅浅的白毛。
她的嘴中突出两颗尖利无比的獠牙,黑红的血迹几乎糊满了她整张脸。
一大团血肉还被她含在嘴中,血迹顺着她的下巴往下滑,但受到了她身上阴气的影响,很快凝固在她的嘴角一侧。
那瘦弱的男人脸庞已经被啃开,强烈的尸气侵蚀之下,很快的气绝身亡。
沈太太的两只肿胀变形的手抓住了他的两侧肩膀,将他如提小鸡般提到手上。
“孽障!”
獄壑
老道士虽说早就察觉到了不妙,可当真正看到这具僵尸眨眼之间就害死一人的时候,仍是十分愤怒了。
“天地有正道,万物俱有灵。五行三界有正气,哪容妖魔鬼横行!”
念咒之间,他出手如疾电,夹着一张符纸,用力的点到了僵尸的眉心之上。
“嗷!”
僵尸一被符纸点中,顿时口腔之中发出震天声响。
符纸灼烧着她的尸身,发出焦臭的味道。
这一举动迅速将她惹怒,她甚至放下了手中抓扯的男人,伸手用力往自己的脸上一拍,一把就将贴在她额头的符纸撕扯下来了。
她一松手之后,那男人死去的尸身‘砰’的一声摔落到船舷之上。
他半个身体还在舱内,而上半截身体则是朝下,血液从他伤口之中顺着面颊涌出,‘滴滴答答’的落入江水之中,发出急促的声响。
被激怒的僵尸抓下符纸之后双手一张,那指甲暴涨,往老道士抓挠而来。
危急关头,老道士手掌一翻,一截断了一半的桃木剑出现在他掌心之上。
半截断裂的桃木剑一现,顷刻之间便化为一柄长剑,他手腕一摆之间,随即横在他面前。
‘呯!’
僵尸用力一巴掌打到剑身之上,这一掌的力量极大,震得船身‘哐哐’作响。
剑身上的红光被她蕴满煞尸之气的掌力一拍,竟一下暗淡了大半。
“怎么可能?”
老道士在感应到僵尸出手的刹那,心中的惊骇简直难以以语言来形容了。
他手中的桃木剑是以百年以上的桃心木制作而成,且由他已经仙去的师傅亲自加持咒法。
之前在与江底阴气对峙的过程中虽说被损伤,可江中的阴气沉淀了百年之久,自然非同凡响。
可沈太太的尸身才刚起尸不久,照理来说这样的僵尸不应该成气候的,但她不止是不惧道光,竟然像是已经进化至一个极为可怕的地步了。
剑声红光一淡,坚硬无比的桃木剑身传来‘喀嚓’的碎裂声响。
强大的反噬力透剑身传进他的手臂,险些使他握不住自己手中的木剑。
一股奇大无比的力量推着道士的身体疾速退后,同时沈太太另一只黑爪也探了过来。
暴涨的指甲长约数寸,如同锋利的匕首,闪着寒光。
可是老道士心知肚明,这黑爪之中淬满了尸毒,远比匕首可怕多了。
千钧一发之际,他的耳中听到了一道清冷的女声:
“挡!”
金玉良醫
话音一落间,老道士眼中只见到半空之中一片雪花飘落了下来,在他面前停住。
雪片如同荡漾的水纹波,迅速化为一面冰盾,将他面门牢牢挡住。
‘哐!’
煞尸的手掌击打到了这块浮在半空的冰雪之上,坚硬无匹的指甲扣落数块冰晶,那冰块却纹丝不动。
老道士后仰的身形被一只手掌轻轻的托住,那煞尸拍打而出的力量轻而易举被他身后的那只手化解了。
“您先休息一会吧。”
宋青小的声音轻轻的响起,接着老道士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被一股力量托着往后送,退回了船舷的另一处,身不由己的稳稳坐了下去。
这一手对于灵力的掌控,就已经远在老道士之上。
他吃了一惊,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之后随即抬起了头,就见到宋青小已经站到了他先前的位置上,手一把将那面挡住了煞尸的冰盾抓住,并举了起来,‘哐’的一声砸到了煞尸的头上!
“……”老道士一见这动作,眼前顿时一黑:
“这是煞尸……”
他是道门中人,常年也妖鬼僵尸类打交道,对于养尸一术也略有知晓。
我的美女情劫
要想将尸体养至阴尸一类,不止是花费的心血不少,同样所需要的时间也不少。
狼性老公,别过来! 绛美人
而要想将一具阴尸进化到煞尸级别,更是难上加难了,至少以老道士的修为,就算知道法门,在有生之年也未必办得到。
煞尸级别的僵尸身体硬若钢骨,刀枪难入,符法不伤。
就算是用道门法咒打它,也难以将其重创。
到了这样的地步,老道士不明白沈太太一个刚死不久的人为什么会在这样短的时间内进化至煞尸的地步。
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什么都不会,胆子又小的乖乖小徒弟会变得如此之强。
可以他的经验、眼光,却知道宋青小这一下是错了。
那冰盾很强,煞尸都难以硬开分毫。
可她不以此盾来挡,反倒提起此物砸它,必难伤它。
他教了如此之多,这小丫头道门方法没学到一星半点儿,手段如此粗蛮直接,也实在——
老道士急得嘴皮发麻,话都说不大利索,正想要再次撑地起身之际——
冰盾已经砸落到沈太太所化的煞尸头上,‘哐铛’一声脆响之中,她半个膨胀的脑袋如同被开剽的西瓜,硬生生被砸裂。
腐碎的脑花伴随着大量黑绿色的血肉残渣飞溅了开来,沈太太半个脸颊都要被砸烂了。
坚硬的头骨破开大洞,浓稠的黑绿血液夹杂着大量阴气涌出。
無象真帝 枕邊玉郎
‘嗷——’
沈太太的身体重重一个踉跄,后退了几步,撞到了船舷之上。
宋青小一击得手,并不退后,反倒仍是前迈了一步,再次举盾,又‘哐哐’两下再次砸到她头上、身上。
‘哐!’
每砸一下,船舱重重摇晃,煞尸的脑袋传来骨骼碎裂声,血液飞溅,四周的人如同无头的苍蝇骇得乱爬。
“……”
煞尸被完全压制,宋青小以纯粹肉身的力量,就已经将沈太太打得爬不起身了。
老道士如同灵魂出窍,感觉眼前的一幕如梦似幻,吃惊得连话都说不出。
这两下之后,沈太太的尸身瘫倒在床上,只剩手脚本能的抽搐。
在绝对强悍力量的击打下,她的脑袋如同被辗碎的瓜,腐烂的脑花、血肉残渣如同烂熟的瓜瓤,洒了满船。
船舷的下方结了一层厚厚的冰,托挡了沈太太的尸身,也扛住了宋青小几下击打的力量。
瘫坐在黑船周围的人大气也不敢喘,亲眼目睹了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小心……”
老道士本来也惊骇非凡,但他年纪最大,经的事也多,眼角余光捕捉到了船舱内有大量黑雾喷涌而出。
他立即便意识到不对头,一声大吼。
呆若木鸡的宋长青率先回过了神来,只见舱内黑云翻涌,数道阴影形同鬼魅直扑而出。
不要膩著我:男人,我不幹了
黑色豪門:對抗花心上
耳边传来如同兽吼般的低哮,一股浓浓的尸臭灌入他鼻腔之中。
有了沈太太的前车之鉴后,他自然明白这是什么。
宋长青来不及多想,当机立断双足一扭,想要将宋青小护在身后。
‘吼——’
煞尸低喝声里,一股尸腐臭夹杂着黑气扑面而来。
黑云之中一只黑色的尸爪探出,长甲暴涨数寸,直掏宋长青心窝。
他力量微弱,勉强到凝神境的修为,连阴尸都未必控制得住,更何况在这煞尸的面前逞能了。
可他并没有闪躲,而是张开了胳膊,主动往那煞尸迎了上去,像是想将它牢牢抱住。
见到这一幕的道士只骇得肝胆俱裂,连声音都发不出。
正在此时,他见宋青小握住冰盾的手一抖。
只见那冰盾寒光一闪,随即化为一柄长剑。
她手腕一送间,冰剑穿过宋长青身侧疾射而出,‘噗嗤’的声响里,传来一道尖厉异常的高呼。
剑光穿透煞尸,将一具娇小的尸身高高带起,‘呯’的一声钉在了船舱门顶处!
‘喝!喝!’
那是一具小小的煞尸,从长满了白毛的脸上依稀可以辨认得出来沈太太那位年纪很小的女儿的模样。
一柄晶莹透明的冰剑从她的胸口穿过,将她挂到了舱门之上。
煞尸疯狂的挣扎扭动,船的横梁受到她的力量影响,发出‘吱嘎、吱嘎’的回响。
船身激烈的晃荡,底部击打着江水,发出‘哗哗’的声响。
但两下之后,寒意从剑身往外蔓延。
一层冰晶自小煞尸胸口扩散开来,在她的尸吼声中,迅速将她牢牢冰封,把她连尸带门,一并全都封住。
同一时刻,宋青小将手一推,掌心之中钻出两股白茫茫的寒气,顷刻之间化为两头冰龙。
咆哮声中,两龙相并缠绕,把沈先生以及那女仆一并缠在其中,绕了两圈,便化为两座冰雕,定在船处。
‘哗哗’的水响声里,尸吼一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呼——呼——”
宋长青劫后余生,原本已经抱了必死的信念,却没料到竟会得救。
“神仙降临啦!”
“神龙现世了!”
船舱内其他人一见两头冰龙现世,顿时炸开了锅,二话不说开始跪下叩头。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