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hnty熱門小說 機獅咆哮笔趣-第七百三十四章 海面之下展示-mu01a


機獅咆哮
小說推薦機獅咆哮
夕阳再度落下之际,徘徊在卡奔塔利亚上空的侦察机也缓缓地落在了加拉尔霍恩混合舰队的母舰之上,将日间所侦查到的情报一一汇报。
在那些不断汇总的情报当中,一个让人感到喜悦的消息正逐渐地被情报人员从诸多的情报中解析了出来。
盘踞在卡奔塔利亚城区的古老厄祭,很有可能已经开始撤退了。
这个情报一经被分析出来,便摆在了麦基利斯的办公桌上。
看着被努力保持着严肃,但眼神中却隐隐有着一丝喜悦的部下,麦基利斯并没有像部下们所预料那般露出了胜利的笑容,反而他的目光一直持续地落在了那张被其派人从加拉尔霍恩本部的资料库当中翻找出来的古老地图。
—————
那是一张已然泛黄,边缘处,甚至是地图的中央部分都有着一丝被烧焦痕迹的古老地图。
从地图上说描述的轮廓来看,这应该是一张大洋洲,也就是这正饱受古老厄祭入侵的大陆的地图。
不难看出,这张古老地图曾经记载的便是大洋洲最为完好的时候。
位于大洋洲东南处那一侧,还依然是完好无缺。
还有着以那座还没有消失的城市而建立的繁荣经济圈。
只不过,这一切都在三百年前的那场厄祭战当中被毁灭了。
纵使麦基利斯能够让人从加拉尔霍恩本部的资料库当中找出这张还依然记录着那座消失的城市的相关记录,但却无法再找寻到那座城市的相关秘密。
一切,都被掩盖在了三百年前的那场厄祭战当中。
这也证明了雷明凯之前的推测。
从历史的沙尘当中复苏,甚至还将触角伸到了那残破的月球之上的古老厄祭或许已经不再是三百年前那个被无情冰冷的杀戮程序所控制的冷酷机械。
闺房驯妻 楼盈盈
而是有着一双手在幕后控制着这些杀戮机械。
化麟九天 百鈴鳥
一边在全球范围,乃至于地月圈当中燃起战火,
一边却又神神秘秘地用杀戮去掩盖某些不见得光的事情。
超品战兵
建黨的故事
前者,麦基利斯,乃至于加拉尔霍恩本部都能够用古老厄祭本身所具备的杀戮程序来解释的话,那么后者,便是一个急需马上求证的问题。
因为,从雷明凯那里回来之后,麦基利斯就曾经通过加拉尔霍恩本部的通讯网络,进行全球范围内的情报调取。
虽然其他战区并没有与麦基利斯这边的加拉尔霍恩混合舰队取得如此大的进展,但终究还是发现了一丝端倪。
尤其是与卡奔塔利亚城区内的那些异样一般的端倪。
综合所有情报而论,麦基利斯不由地认同了雷明凯的推测。
那些无情的冰冷机械正在以屠戮人类的手段来掩盖一些事情。
一些极有可能会影响接下来战场态势变化的事情。
“将这份情报送去给雷明凯阁下吧!”
终于得出结论的麦基利斯将汇总的情报交给部下,让其送给雷明凯后,便闭上眼睛,不知道是盘算着什么,还是在闭目养神,缓解一下用脑过度所带来的疲劳。
部下不疑有他,而是动作迅速地按照麦基利斯的吩咐,亲自将情报资料送到了雷明凯的手上。
日前,雷明凯和长牙狮零式的表现可以说已经征服了所有参与卡奔塔利亚攻防战的加拉尔霍恩士兵。
而这位亲自将情报送到雷明凯面前的部下,正好也是那天驾驶着格雷兹,亲自面对那怪异格雷兹的机师之一。
身穿笔挺的加拉尔霍恩士官制服,面容严谨的部下如同之前的麦基利斯那般,站在了划分给雷明凯和三日月使用的格纳库前。
从那大开的库门可以直接看到,被众多整备班成员为之打转的高达巴巴托斯。
那,并不是加拉尔霍恩混合舰队提供给高达巴巴托斯使用的整备班,而是从阿布罗境内特别调动过来的专属整备班。
虽然这些整备班身上所穿着是阿布罗方面的制服,身份ID更是有着阿布罗官方的保证,但作为跟随在麦基利斯身边有一段时间的亲信,这位部下早已知道这只不过是披上了阿布罗官方所给予的外衣的迪瓦兹所属人员而已。
“请问,雷明凯阁下在吗?”
心中泛起各种各样的想法,但部下还是十分清楚自己目前所要完成的任务。
“雷明凯阁下?哦。他就在那边。”
让部下皱眉的是,对方一看到自己身上那身笔挺的加拉尔霍恩士官制服时,面色却不是很好看,甚至语气之间还有一股疏离感。
而且,对方也没有给部下说话的机会,直接扭头就走,就像是躲避传说中的瘟神那般。
龙珠之极限突破
更让这位部下在意的是,周围的目光更是随着那人的离开而变得有些锐利了起来。
那本应该正在忙碌的整备工作悄然地慢了下来,一道道若有若无,似乎带有一丝恶意的目光更是随之投向部下。
“你们都在干什么?还不快给我工作!要是怠慢了巴巴托斯的整备,导致三日月在战斗中失利,我可饶不了你们!!”
就在这时,一道皮肤黝黑,身材魁梧,脸上还有大胡子的男人扯着沙哑的嗓子,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拉了回来,让麦基利斯的部下松了一口气。
“你就是那个叫麦什么的的部下?雷明凯阁下正在里面等你。”
男人走到跟前,上下打量了一下后,便朝着里面的房间比划了一下。
“明白!”
部下点了点头,随即又说道:
“非常感谢!”
“不。不必!你还是快点进去吧!你待在这里,那群小崽子恐怕不会乖乖工作的。”
一场风波就这样过去了。
活人出殡
穿过格纳库,来到雷明凯房间的部下还没有开口,便被突然喊出自己名字的雷明凯给镇住了。
“石动,石动·卡密切?”
没想到自己的名字会被雷明凯一口到处的部下愣了一下,随即默默地点了点头。
“是!我是石动·卡密切!雷明凯阁下。”
“果然是你啊!麦基利斯的得力助手!”
雷明凯似乎有什么话想要说,但却在最后关头改变了主意。
“算了!麦基利斯叫你过来,恐怕是为了南边的那个巨坑吧?”
石动神情微微一变,随即将麦基利斯所吩咐要送到雷明凯手上的文件双手奉上。
“是的!司令刚刚看完这份情报,就让我送过来了。”
雷明凯抬手接过,不曾说话,也不曾理会石动,而是直接翻开文件,仔细地翻阅了起来。
见状,石动没有出声询问,也没有转身离开,就像是石头人那般静静地立在原地,等待着雷明凯的下文。
尽管在最近才被麦基利斯提拔到其身边工作,但石动却知道麦基利斯现在正在等待着雷明凯这边的结论。
这场夺回卡奔塔利亚的战斗,恐怕还是要雷明凯一锤定音。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
石动并不太清楚雷明凯到底看了多久的情报。
那张数起来只不过只有寥寥数页的文件,却好像是最为难懂的天书那般,值得让雷明凯投入无数时间去翻阅。
洁白的月光从敞开的窗户悄然散落的时刻当中,雷明凯终于合上了那份薄薄的文件。
“可以了!石动,回去告诉麦基利斯!明天,我会南下。”
“南下?!”
石动一惊。
尽管眼下卡奔塔利亚的夺回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但离开了卡奔塔利亚的范围之外,恐怕还会有着来回游荡,不断地猎杀着人类的古老厄祭吧?
在这种情况下,脱离大部队,单独行动的话,风险岂不是···
“是的!南下。”
雷明凯点了点头,随手将手上的文件递给石动。
“南边那道巨坑始终让我无法释怀!或许只有亲眼见证那道巨坑的现状,才能够明确接下来的行动。”
雷明凯用最为平静的语气说着最让人难以置信的事情。
从卡奔塔利亚南下,直到那道让大洋洲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巨大缺口的巨坑的直线距离可是有着2000多公里的遥远路程。
要是放在和平时代,这段距离或许数不上什么。
奪鳳
但如今的大洋洲内陆当中,极有可能会有着无数游荡的古老厄祭。
想到这里,石动突然想到了那一天他坐在格雷兹的驾驶舱当中,所目睹的那场战斗。
长牙狮零式那如此惊人的战力,就算是以单机姿态南下,恐怕也没有多少古老厄祭能够对其造成威胁吧?
然而···
麦基利斯那边,石动应该如何转述雷明凯的决定?
“石动,你不必想太多。你只需要复述我的决定就可以了。如果有困难的话,三日月和巴巴托斯可以留下来,协助接下来的战斗。”
话已至此,石动已经没有任何权力和资格去劝阻雷明凯了。
他所能够做的,便是将这个决定带回给麦基利斯。
“是吗?既然阁下想要南下,那么,我们也开始着手准备吧!”
让石动意外的是,麦基利斯的决定似乎是想跟在雷明凯的身后,率领着部队南下,直达那道巨坑?
麦基利斯,竟毫不眨眼地做出了如此疯狂的决定?!
夜幕之下,一波波海浪在散落的月光当中,循环这亘古不变的规律,一边又一边地冲击着沙滩,礁石,继续水与石之间的千古对决。
在这片涛声不断的沙滩上,一道倩影漫步其中,丝毫不在意深夜时分,变得冰冷刺骨的海水一遍又一遍地漫过光洁的脚丫。
沙滩,
月光,
涛声,
漫步其中的美人,在此刻勾勒出了一副星空之下的美景。
“MISS.L。没想到你有如此兴致,在这片美好的星空之下漫步呢!”
美景还没有持续多久,便被一道不请自来的声音给打破了。
“没想到继承了皇帝之名的男人,竟是如此不解风情的人?”
三生三世己无心
漫步沙滩的倩影停下脚步,不悲不喜地看着沙滩边缘的那片树林。
大俠饒命 琴瑟流雲
鬼撩衣 蔔汀
“不。我并不是什么皇帝。只是一个在不巧的时机当中,卷入了这场噩梦的普通人而已。”
泛白的月光之下,一名黑发少年带着颇具深意的微笑从树林当中走出,来到了倩影身前三米处,微微弯腰致礼道。
“幸会!向同为终焉议会的伙伴致敬!MISS·L。”
被称为MISS.L的倩影打量了一眼出现在眼前的黑发少年,发现这位新晋议员并没有与之前有多大区别后,才缓缓地点了点头。
“幸会!妾身···不···吾···我是拉米娅·拉布雷斯,同时也是终焉议员MISS.L。皇帝陛下。”
语气颠倒的对话似乎让黑发少年有些为难。
但他也清楚,在众多终焉议员当中,眼前这位自称是拉米娅·拉布雷斯,毫不在意自己的真实身份泄露的女子,可谓是独一份的存在。
不管是自身实力,还是其在终焉议会当中的地位。
“MISS.L。不必称呼我为皇帝陛下。直接用MR.K称呼我便可以了。”
MISS.L,拉米娅与黑发少年对视了一眼后,很是顺从地接受了这个要求。
“MR.K,你的计划进度到那一步呢?”
打招呼过后,拉米娅不再废话,选择了直奔主题。
“嗯。还算顺利。目标已经接受我们的好意。现在,就看最后阶段的成果了。”
黑发少年点了点头,随即移动目光,看向倩影身后的那片海面。
不。
或许说那不算是海面。
在数百年前,那看似一望无尽的海面上,还有着人类一手打造的繁荣城市。
只是,在那场惊变当中化为了乌有,被这片看似平静,但实则却是暗藏凶险的“海面”给取而代之了。
“虽然会有些逾越,但我很好奇作为议长左右手的您,MISS.L亲自来到这个世界的原因?只是回收那样东西的话,有我便已经足够了。不是吗?”
“不!不够。”
幸运的是,拉米娅并没有对身后那边海面之下所隐藏的事物保密。
又或者说,站在她面前的是同为终焉议员的一份子。
那海面之下的秘密被公开,也只不过是迟早的事情。
“那是议会接下来所有行动铺开的关键!为此,自议长开始,议会付出了十余年之后,才堪堪等到了收获日的到来。”






Recent Posts